绿色中文网:值得大家信赖的小说阅读站

全站导航 最近更新 标签云 搜索 网站地图

大明影帝(朱由校胡不归-)免费小说全文阅读_完本热门小说大明影帝朱由校胡不归-

大明影帝(朱由校胡不归-)免费小说全文阅读_完本热门小说大明影帝朱由校胡不归-

军事历史
2023年11月16日 05:22:03
大明影帝 朱由校 胡不归- 军事历史
胡不归-
《大明影帝》,是作者大大“胡不归-”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朱由校胡不归-。小说精彩内容概述:一个九线小演员穿回明末,成了即将上位的木匠皇帝朱由校。什么?群臣要上演“众正盈朝”的大戏?咔!朕才是主角!你们居然敢抢...

大明影帝(朱由校胡不归-)免费小说全文阅读_完本热门小说大明影帝朱由校胡不归-


李进忠回到殿内时,朱由校正闭目养神,王安正静立一旁。刚才朱由校低声对李进忠低声吩咐事情,他知趣往外退了段距离。

但内心还是有些不舒服,显然新帝对他不信任。这让他对李进忠的印象直线下降,自己提拔上来的狗反倒咬了自己一口。

他作为宫里大太监,又自持受过圣人教化,心中自然也有股傲气,底下寻李进忠晦气这样的下三滥手段,他还是不屑去做的。

李进忠轻步走到朱由校身边,见朱由校闭着眼。在一旁等着。

“说。”朱由校张口吐了个字。也未睁开眼。两只手插进宽大的衣袖里,不停的转动拇指。

他何时这般使过心计,今天被逼着全使了,现在感觉到心力交瘁。心中感叹,权谋之术也不是那么好搞的。

“皇爷。事已办妥。”李进忠附耳道。

身旁的司礼监掌印太监卢受又见两人低声交谈,面皮一跳,看向王安。见王安心平气和,他也收敛心思,装出一副昏昏欲睡的姿态。

朱由校起了身,确实有些乏了。这具身体本就虚弱,又被张维贤拉着一路飞奔,现在浑身上下都酸痛不已,仿佛要散架了,便对几人吩咐:“先回慈庆宫休息一会儿。”

……

朱由校回到慈庆宫休整了一番,申时,又带着王安、李进忠到了乾清宫。为了避免与李选侍发生口角争执,索性待在灵堂前。

李选侍在宫中耳目不少,此时知晓朱由校在文华殿受群臣劝进,已经即位,便服了软,派人来说情,说自己也是爱护心切,生怕朱由校被外廷臣子带出胁迫,并无他心。

朱由校也并未为难,安抚说自己年少,昨夜悲伤过度,一时气急,言语无状,望母妃多担待,以后还需母妃帮忙辅政云云。

李选侍在暖阁里,角落摆上了几个样式精美的瓷盆,上头叠着冰山,正在缓缓消融,散发着冷气,室温比外头低上许多,但仍灭不了她心中的火气。

传话的人回来复命后,李选侍忽然尖叫一声,将桌上的玉盏怒摔出去,玉碎片和冰镇的酸梅汤洒了一地。

怒气冲冲道:“好得很,好得很,你们这是想把我撇干净,一点好处也不留。”

一个宦官小跑进来,刚要开口禀报,见了地下的狼藉,面露惧色,呆立门内,迟迟不敢言。

“说!”李选侍从牙缝间挤出个音道。

宦官硬着头皮道:“宫门外……宫门外又来了一帮官儿。”

“那小子……陛下都即了位,他们还想怎地。真当这宫里是他们家的茅房了,想进便进,想出便出。”说着,发泄过后稍有好转的面色又变得阴沉起来。“说!他们来宫里做甚?”

“他们……他们在宫外奏请娘娘搬离乾清宫。”

“啊!这帮文官贱货!”李选侍再也忍不住火气,发起狂来,将所见之物都砸了个干净.

暖阁里一时人人自危,生怕惹她个不痛快,便被拉出去杖毙。待李选侍发泄完毕,才气喘吁吁对左右道:“快去,快去找客氏来找陛下说情。”

九月的紫禁城正顶着烈日,炽烈的阳光射在朱砂宫墙上,冒出一股热气来。乾清宫前已聚集了几十名官员,其中多以东林的年轻文官为主。都察院浙江道御史左光斗、兵部给事中杨涟跪在最前方,汗出如水,已浸湿了全身衣服。

其中有一些年轻的文官,还是第一次经历这般大事,说不紧张是假的,但为了前程也只能硬着头皮上,跪地的两条腿,控制不住地颤抖着,面上偏做出大义禀然的神色来。

他们已叫家中仆人赶着马车、端着童子尿在东华门外等候,若是挨了梃杖,便用童子尿泼一阵,而后抬回家救治。

挨了梃杖对于这些文官来说,不是耻辱,而是难得一遇的荣耀,讲究的是文人死谏武人死战的名头,够得他们全家老小吹嘘几辈子。

门内的宦官今日经历两回大阵仗,心里也郁闷的慌。以往官员都是在午门死谏,胆敢在乾清宫死谏还是头一遭,把伸头张望的宦官吓得不轻。

这帮大爷也不消停一会儿,齐声在外头高喊,几十人的声量,将皇宫大内震得嗡嗡响。

乾清宫内。

李进忠靠近朱由校身边,朱由校正眯着眼假寐,李进忠低语道:“皇爷,文官们跪在宫门外,跪请李选侍搬离乾清宫,折子已递了进来。”

“嗯。”朱由校拿过折子,洋洋洒洒几百言,他翻阅了几下,写得极有气势,字里行间多是拿李选侍与武则天作比较,将奏本一扔,神色淡然道:“不理。”

后世说朱由校是文盲,有刻意摸黑的嫌疑。一是:朱由校在位期间,利用阉人、锦衣卫牵制文官集团,多有迫害,名声一直不咋地,不然也不会被安上一个熹宗的庙号。在没有电视广播的年代,文人的笔和嘴决定了舆论的导向,不可轻信,这点可参考得罪了文人的历代皇帝。二是:《明实录》、《酌中志》等书多有记载,表明朱由校并非一字不识的文盲,且朱由校的楷书书法很好,刘一燝赞“笔势端严,笔法遒劲”,也有笔迹存世,可自行查阅。三是:朱由校与朱由检年岁相差六岁,朱由校为长子长孙,没受过教育,反而把老五朱由检教得知书达礼,也说不过去。

李进忠得了上言,将奏本捡起来,低眉顺眼地待在朱由校身后。

这时,从门外走来一妇人,李进忠知趣地退了出去。来人正是客氏,朱由校的奶娘。客氏这些年在宫里得了李选侍不少照顾,得李选侍的吩咐,自然要来朱由校跟前走一遭。

朱由校看着殿外走来的女人,也不知怎地,身体不受控制地一颤。

客氏三十多岁的年纪,样貌不算出色,只是普通的妇人,脸上的皮肤保养的稍好些,身材却很是丰润,尤其是一对胸脯,把衣物撑得鼓鼓的,走步间,腰身扭动,圆润的大臀贴在裙上,轮廓若隐若现,此时穿了一身孝衣,更显诱人。

朱由校纵是两世为人,也看得一阵口干舌燥,他也知前身与这客氏关系匪浅,朱由校自幼丧母,由客氏一手带大,自然对客氏有着异样的情愫,又因缺乏母爱,所以对成熟的女人多有好感.

等到少年时期,有了男女情欲,受客氏有意无意地调拨,自然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尽管现如今这具身体已改换了主人,不知什么缘故,对客氏仍带有一股自然的亲近感,或者说是依赖感,客氏一靠近,便产生一种稳定、放松的情绪。

客氏也不对他行礼,直直朝他走来,眉角带笑,弯成一轮月牙。

“奶娘来此何事?”朱由校咳了声,冷声道。

“自然有事找你说。”客氏嗔了他一眼,对他毫无惧色,似在怪他言语冷淡。

朱由校脑袋一阵发疼,这算怎么回事。

缓过神来,觉得在灵前跟这妇人说话很是不妥,虽然他如今对这朱常洛没丝毫情感,但起码借用了人家儿子的身躯,这点尊重还是要给的,总不能在灵前跟这妇人谈笑,于是走出殿外。

外头的日头很毒,朱由校径直走到屋檐下的阴凉处,而后停步,宦官们知趣地走开,留两人单独相处。

“奶娘有事直说。”

即便不说,朱由校也能猜测到,客氏这是给李选侍当说客来了,心中冷笑不已。

“还不是李选侍的事。”客氏淡淡道,“你还不知道她,以前想当皇后,现在想当太后,想得快疯了。”

朱由校不语,摆手让她回去。

“这我怎好跟李选侍交代。”朱由校不答,客氏又道,“哥儿,你如今当了皇帝,不会将我也赶出宫去吧。”

朱由校心里堵着一口气,又不好发作。只得回她:“怎么会。”

客氏面上一喜,便要上前挽朱由校的手臂,朱由校受惊,连连后退了几步。客氏面上露出一丝诧异。

朱由校尴尬道:“父皇灵前,拉拉扯扯成何体统。你先回去,朕这里还有好些事要处理。”

客氏情绪有些低落。“哥儿,你如今是不是嫌弃我了。也对,你以后便是妃嫔成群,怎会搭理我一个年老色衰的妇人。”

朱由校只想赶快将她打发了。“父皇大行,朕怎有那些心思,你赶紧回去,这几日宫里不安宁,你出宫待上几日,待事了,朕让人去传唤你。”

客氏听朱由校关心自己,面上又喜笑颜开。

“快走,快走。”朱由校催促道。“等会儿那伙文官要进来了。”

客氏听朱由校说文官要进宫,这才慌忙起来,带着宫女匆匆走了。

客氏走后,李进忠又现了身。朱由校还在望着客氏得背影,思考怎么应对这段孽缘,再怎么说,这客氏好歹照顾了朱由校十几年,又是跟朱由校发生过床笫之欢的,将她弄死,心里也过意不去。

思来想去,对李进忠道:“吩咐把守宫门的宦官,这段时间先别让客氏进宫了。”

李进忠也知朱由校与客氏之前的破事,不知这皇爷怎么了,如今改了性子,或是客氏惹了他厌恶。

李进忠和客氏并不熟悉,虽说客氏在宫里的身份是他的上司魏朝的对食,平日却不和这魏朝往来,徒有名头。

李进忠也不敢多问,躬身道:“是。”

他等了会儿,待朱由校转身往回走,跟在身后禀告道:“皇爷,宫门外那帮文官晕过去三个了。”

朱由校停了步,看向宫门方向,而后继续往里走。

“嗯。”朱由校道,“把折子拿去给李选侍瞧瞧。”

李进忠发觉这皇爷自文华殿后,好似变了一个人,城府越发深沉了,说话做事不带一丝情绪,连忙小心应了一声,急匆匆往暖阁跑去。

李选侍拿了奏本,翻阅起来,先是恼怒不已,破口大骂,紧接着全身颤抖,面如土色。她知晓那伙文官闹到这地步,无论如何也不会退缩。也顾不上恨李进忠,颤声问道:“谁人上的折子?”

“都察院浙江道御史左光斗。”李进忠道。

李选侍听罢,六神无主道:“去请那个左光斗来,就说我有事找他商议。”

几个宦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李选侍让谁去问话。李选侍叫起来:“我还指挥不动你们这群贱婢了!”指着左边的宦官道:“你!快去,快去请那左光斗来。”

左边的那宦官暗道倒霉,却无可奈何,匆匆跑出门去。到了乾清宫门外,那些文官本被晒得气息奄奄,一见他出来,顿时来了精神,把遭的罪的恨意全压在他身上,眼神恶毒地瞪着他,仿佛要把他生吞活剥了。宦官左右为难,只有硬着头皮上。

左光斗四十五岁,正值壮年,但长期养尊处优,被这烈日暴晒,一身大汗,也快要脱水晕厥过去,作为此次死谏的头领,他只有咬着牙坚持。

那宦官也不识左光斗,怯生生在人群里问道:“各位大人谁是左光斗左大人。”

左光斗从心底瞧不上这帮阉人,又想在众人面前赚取名声,冲他吼道:“本官便是,你要如何?”

宦官听了声,疾步走过去,靠近左光斗身边,低声道:“李选侍请左大人入宫一叙。”

左光斗冷哼一声:“本官乃皇帝御史,只见皇帝,不见她这什么选侍。回去告诉她一声,今日若不搬离乾清宫,我等便死谏宫前,是否要背上这千古骂名,她自己好好掂量。”

过了许久,派出的宦官满头大汗跑了回来,跪在门外回禀:“娘娘,左大人说他是皇帝御史,只见皇帝,不见娘娘。还说……今日不是娘娘搬离乾清宫,就是他们这帮臣子死谏于宫前,是否要背上这千古罪名娘娘自己掂量。”

李选侍彻底慌了,慌乱地跑出门外,又返身回来抓住李进忠的手,急促道:“快带我去见陛下,快带我去见陛下!”

等李选侍见到朱由校时,几乎虚脱,由两个宫女搀扶着。朱由校正坐在殿外,由两个宦官扇风去热。

“陛下!”李选侍叫道,“御史左光斗大逆不道,胆敢诋毁皇家名声,请陛下做主啊。”

“看过折子了?”朱由校瞧也不瞧她,抬头看着发烫的日头。

李选侍见他姿态,有气无力“嗯”了声,面上再无一点血色。

“众口悠悠,为了避嫌,母妃还是搬去哕鸾宫吧。”朱由校淡淡道,说完转身走入殿内。

李选侍闻言瘫软在地,身旁的宫女太监待在原地,无人敢上前搀扶。当日,李选侍带着年幼的女儿搬出乾清宫,去了供妃嫔养老的哕鸾宫仁寿殿,无一名宦官宫女跟随。


小说《大明影帝》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