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中文网:值得大家信赖的小说阅读站

全站导航 最近更新 标签云 搜索 网站地图

免费阅读缘错成劫(邹棠邹棠)_缘错成劫邹棠邹棠完结好看小说

免费阅读缘错成劫(邹棠邹棠)_缘错成劫邹棠邹棠完结好看小说

现代言情
2023年11月16日 05:22:50
缘错成劫 邹棠 现代言情
是小付同学吧
邹棠邹棠是《缘错成劫》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是小付同学吧”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新作品出炉,欢迎大家前往番茄小说阅读我的作品,希望大家能够喜欢,你们的关注是我写作的动力,我会努力...

免费阅读缘错成劫(邹棠邹棠)_缘错成劫邹棠邹棠完结好看小说

女人承认邹棠的出众,也承认自己是在自卑,这样的想法让她想要独处,想从邹棠面前逃离,不想让邹棠看出她的窘迫与难堪。

可邹棠帮助了她,在深夜的酒吧外,她们坐在一起算是相互照应,她的教养不允许她做出'背信弃义'的行为。

女人停止胡思乱想,注意到了哒哒的声音,她看向邹棠点着桌子的指尖,瞬间被指尖下《心胸外科学术研讨会》的资料册吸引。

“您是医生吗?”女人感到惊讶,下意识地脱口问

道。

女人印象里的医生是古板严肃,一丝不苟的,这样多姿多彩的邹棠,一点也不像医生。

邹棠一愣,霎时收回了全部思绪,这是久坐以来女人主动,也是第一次和她说话。

邹棠暗自欣喜,又自嘲不够矜持,但女人的提问却是让她有些尴尬。

“算是吧”邹棠笑了笑,认为自己回答的很诚恳,她

自认不是一个合格的好医生,而是逃兵。

面对模糊的答案,女人略显失望,但没有追问,就像邹棠没有问她刚刚为什么会哭,每个人都有难言之隐,成年人要掌握好距离和尺度,不能越界。

女人好不容易主动和她交谈,邹棠后悔极了,她这是在自掘坟墓啊。

她打起精神,双臂支着桌面向前凑了凑“你好,我叫邹棠,希望这个自我介绍还不算太晚”

女人眨了眨眼,下意识抬起的手攥成拳落在了桌面上,握手未免也太正式或古板了,她回以邹棠微笑,薄唇轻启“邹小姐你好,我叫冷清言”

邹棠笑眼弯弯,心里却在默念冷清言的名字,有些特别,还带点民国时期骄傲又高冷的文艺女青年的感觉。

她顺便脑补了一下冷清言穿民国学生装的样子,胸口燥动的厉害,啊,冷清言,这个名字可真好听。

从娱乐八卦开始,邹棠主动带起话题,见冷清言不感兴趣,便换另一个,但多数是她在说,冷清言在听。

她能感觉到冷清言的性格比较内敛,似乎不善与人交流,但却始终没有抵触和她聊天,她心里的小算盘径自拨弄,绞尽脑汁想着各种话题。

聊到旅行的话题时,邹棠有了惊喜的发现,她和冷清言都曾在米国留学,只可惜是不同的时间,在不同城市。

“罗德岛?!”听到冷清言留学所在的城市,邹棠惊

呼。

罗德岛州的普罗维登市是邹棠最喜欢的城市之一,艺术气息浓厚,虽然她不懂艺术,但喜欢那里的氛围。

她曾走遍那里的大街小巷,兴奋地翻出手机里的照片给冷清言看,巧合的是,她去过的地方,冷清言也都去过。

邹棠惊讶于缘分的奇妙,莫名悸动,更巧的是,她的亲哥哥和冷清言曾就读于同一所设计院校,她很想问冷清言是否认识她哥哥,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她太过热情了,像是在套近乎一样,以至于她在冷清言眼里看到了一丝异常。

冷清言和她哥似乎是同龄人,可即便是校友也不一定认识,邹棠劝告自己,不要打探别人的隐私,更不要让冷清言从她的热情中看出她的心思。

她没有将学校的话题进行下去,那样会涉及到冷清言的学生时代,会涉及诸多个人隐私,她不想越界,怕引起冷清言的反感。

她们的话题不涉及家庭和工作,不涉及兴趣爱好和任何个人信息,只围绕着共同去过的城市,聊艺术,聊人文。

冷清言越来越放松,甚至主动向邹棠介绍她曾经去过的其他城市,谈话间,酒也喝了一杯又一杯。

邹棠过于兴奋,酒精逐渐上头,身体也因酒精摄入过多而不听使唤,她的手心开始发麻,眼神迷离,只有大脑异常清醒。

她想,如果她的不矜持与热情可以让冷清言暂时忘记和丈夫的争吵,忘记烦心事,那么即便是哗众取宠,即便这不是她的风格,即便她的表现完全不像她自己,只要能让冷清言露出笑容,便也值得了。

已是凌晨,冷清言打了个寒战,骤然惊醒,酒意和困意同时袭来,她差一点睡着了。

而邹棠早已经伏在了桌子上,嘴里还在哼唧着什么,半梦半醒。

结好账,冷清言强打起精神叫醒了邹棠“邹小姐,很晚了,我们回去吧”

邹棠醉的不轻,身体都在控制不住地摇晃,她半阖着眼睛,将包里的物品全部倒在桌子上胡乱拨了拨,挑出钱包递给了冷清言。

冷清言笑了笑,又默默替她装了回去。没有叫酒店服务生帮忙,冷清言拿着邹棠的房卡,决定亲自送邹棠回房间休息,算是答谢邹棠替她解围。

清吧到酒店大堂只有几步的路程,邹棠靠在冷清言身上,任冷清言搀扶,她蹭乱了冷清言一丝不苟的盘发,闻到了冷清言身上混合和酒气的馨香,肾上腺素邹然飙升。

心跳如擂鼓一般在胸腔里躁动着,她告诉自己这是因为摄入了酒精,毛细血管迅速扩张后造成交感神经过度兴奋,心肌收缩力增强,心脏的射血分数增加才会有心跳加速的症状。

她紧紧搂着冷清言不盈一握的腰肢,她告诉自己这是为了防止摔倒。

刚一进房门,她无力地伏在了冷清言肩头,紧紧攥着冷清言的衣角,她不能再骗自己了,她不想让冷清言离开。

但也同时骂自己可耻,她是在装醉。是紧张还是刺激?邹棠分不清,只觉得全身跳动的脉搏都在冲撞着皮表,异常清晰。

为防止邹棠摔倒,冷清言揽着她的腰,托着她的重量,她们都穿着高跟鞋,又都喝了酒,邹棠比她要高一些,她倚靠在门上,托得有些吃力“邹小姐,到了,你醒一醒。。 . ”

邹棠直起身,做了一个让冷清言惊讶地举动,她解开了冷清言的发髻。

她觉得冷清言很美,如果将头发散下来,会更美。邹棠迷离的目光顿时有了焦点,庆幸她的想法和举动都十分正确,冷清言如黑瀑般地长发瞬间垂落在肩头,美的像是清冷的仙女下凡。

邹棠笑了笑,庆幸冷清言不是仙女,因为仙女是可望而不可即的,而冷清言就在她的面前,如同羊入狼穴。

冷清言不懂邹棠为什么要解开她的头发,更读不懂邹棠的笑容,也许只是喝醉了吧,她有些无奈,也没有为邹棠失礼的行为感到恼怒,她只是淡淡地笑了,觉得邹棠的醉态有些可爱。

看着那淡淡笑容出现眼前,邹棠晃了神,迷失了理智,她不自觉地靠近,倾身将冷清言拥入怀中。

冷清言身体一僵,手里她和邹棠的手提包掉落在了地上,呼吸间,她闻道了邹棠身上淡淡的香水味,是微苦却清爽的柚子香气,明亮灿烂中透着俏皮与可爱,逐渐过度为迷迭香的芬芳,独特鲜明却不浓烈刺激,散去后又像是干净的木质香气,让人仿佛置身于雨后阳光下的柚子林,舒适惬意

可她却被这香气扰乱了心绪,心跳骤然加快,一时间慌了神“邹。。 . 邹小姐,你怎么。。 . ”

“你为什么不开心?”邹棠埋脸在冷清言的发间,音

声因过于紧张而颤抖。她想知道原因。冷清言怔愣片刻,攀上邹棠的手臂想要拉下她的手,她们不是朋友,只是一起喝了一次酒的陌生人,这样的拥抱太过亲密,她不适应“邹小姐,你喝醉了,快去休息吧”

邹棠拥的越发的紧,不让冷清言挣脱,她的嘴唇在发抖,借着酒意,缠绕在心里一整夜的欲念即将破壳而出。

她醉得厉害,神志不清,却不是因为酒精,而是冷清言的笑容。

她认为冷清言在今夜的笑容都是为她而绽放的,她想独占冷清言的笑容,她想她是疯了。

“你老公为什么不来找你?”她又问。

她故意问直白,她一定要知道,她想给自己增添筹码,增加底气。

冷清言一愣,心口蓦地发颤,细细密密的疼痛感从胸口涌出,蔓延至全身,她的眼眸和双手一同垂落,卸下了肩膀上的气力。

她竟然忘记了,忘记了她跑出来的原因,忘记了丈夫给她的羞辱,也忘记了那一刻的愤怒。

她不该忘记的。今天是她和丈夫左仕明的结婚纪念日。

左仕明在星海市出差,顺便带她来此旅行,一切都很好,晚上左仕明去洗澡的时候,他的电话震动不停,冷清言从不会碰左仕明的电话,她只是想着如果是有要紧事,她先接一下,让对方等下再打来也好。

她刚接起电话,听筒里就传来了小男孩的哭声“爸爸,爸爸,乐乐想你。。 . ”

她的心猛地一震,头皮发麻,随后一个娇柔的女人音声传了过来“乐乐别闹,爸爸在忙,明天就来看你好不好。。 . 喂老公,乐乐没事你别担心,他就是想你了,我也想你,老公?喂?”

同一个号码打来了无数次,绝对不是打错,冷清言按掉电话,眼泪也跟着落了下来。

左仕明洗完澡出来,怔怔地和冷清言对视,他快步上前抢下电话,看到了通话记录。

“为什么。。 . 为什么。。 . ”冷清言颤抖着双手紧握成拳,

她怒视着丈夫,嘶吼质问“为什么?!”

她不明白丈夫什么要这样对她,不知道她到底是哪里做的不好,她明明已经很努力在做一个称职的好妻子了,为什么不能等一等她。

左仕明一愣,被她的情绪吓到,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冷清言这样激动的大吼,可比起被发现出轨的羞愧,他更多的是积压的不满“为什么?你怎么不问问你自己!结婚几年了?连个孩子都没有!你和不会下蛋的鸡有什么区别!”

重话脱口而出,发泄后左仕明有些心虚也有些后悔,他说的太过伤人,但他还有更过分的话没说,比如每次做的时候,他就像是对着没有感情的人偶,连他自己的手都不如。

他很庆幸冷清言已经跑出了房间,这样他便没有了说出那些伤人的话的机会,也就不用再继续争吵或解释什么了。
小说《缘错成劫》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