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中文网:值得大家信赖的小说阅读站

全站导航 最近更新 标签云 搜索 网站地图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缘错成劫(邹棠邹棠)_缘错成劫(邹棠邹棠)完结小说免费阅读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缘错成劫(邹棠邹棠)_缘错成劫(邹棠邹棠)完结小说免费阅读

现代言情
2023年11月16日 05:23:16
缘错成劫 邹棠 现代言情
是小付同学吧
《缘错成劫》是作者“是小付同学吧”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邹棠邹棠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新作品出炉,欢迎大家前往番茄小说阅读我的作品,希望大家能够喜欢,你们的关注是我写作的动力,我会努力讲好每个故事!......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缘错成劫(邹棠邹棠)_缘错成劫(邹棠邹棠)完结小说免费阅读

察觉到冷清言的异常,邹棠松开手看向了她。冷清言的脸上早已满是泪痕,她哭的隐忍,哭的无助,却紧咬着唇没有哭出声音,她通红的眼眶里依旧噙满了泪水,还在顺着脸颊簌簌滑落。

邹棠的心蓦地抽痛了一下,恨不得打自己一巴掌,为她自私自利的欲念,是她把冷清言惹哭了,她不该问那样的问题。

“对。。 . 对不起。。 . 你别哭了”她手忙脚乱的替冷清言擦

眼泪,用手指柔柔地抹,用手背轻轻地蹭,眸中似水的柔光里满是心疼,半掩在阴影之下,一半落在了冷清言的眼里。

冷清言怔愣着,心跳莫名加快,却也泛起了异样,她在邹棠的眼睛里看到了关切,看到了紧张,还有些别的,她形容不出的情愫在晦暗中流淌,她动了动嘴唇“邹小姐。。 . 你。。 . ”

心猛地一颤,冷清言及时收声,为她刚刚一闪而过的念头心惊,那是疯狂的无稽之谈,她们不过是一起喝了次酒,聊了会天的陌生人,更何况她们都是女人。

她避开邹棠的手,胡乱擦去眼泪“今天谢谢你,早点休息”

话音未落她便慌忙转身去握门把手,可还未来得及大脑霎时一片空白,她像是旁观者一般,垂眸看着邹棠握住她手腕的手沿着手背与她十指交扣,随即覆在她的腰上,另一只手如是,她手臂交叉,被锁在邹棠的怀抱里,无法动弹。

“别走。。 . ”邹棠哀怨的声音闷在冷清言的颈窝,温热

吐息穿透冷清言的发丝,沿着脖颈一路向上,贴在了冷清言的耳边“今晚。。 . 就忘记让你伤心难过的人吧”

若不是有头发遮挡,冷清言发烫的耳朵会直接和邹棠的双唇相触碰,心脏在胸腔里不安的躁动着,她甚至分不清背后那紊乱的心跳是邹棠的,还是她自己的。

作为成年人,她知道邹棠的举动和话语代表什么,也确定了刚刚一闪而过的念头不是无稽之谈,邹棠喜欢女人,还对她产生了欲望。

她呼吸微滞,紧咬着嘴唇维持冷静,她对邹棠的印象很好,不想让彼此难堪“邹小姐你喝醉了,可以松开我吗?很晚了,我要回去休息了”

“我没醉!”邹棠再次用力,紧紧锢着她的手臂不让

她挣脱“冷清言,为什么要回去?他连通电话都没有给你打过,值得吗?”

越是用力挣脱,邹棠就抱得越紧,冷清言蹙了蹙眉,疼痛的却不是身体。

的确不值得,但这并不能影响她的婚姻本身,想到这里,冷清言莫名发烫的心像是曝露在了寒冬之中,骤然缩紧,变得和她的语气一样冰冷“邹小姐,这似乎和你没有任何关系”邹棠身形一震,几乎快要被冷清言挣脱,一盆冷水从头顶直接泼下,她淋地狼狈,透心发凉,毕竟她们只是刚认识的陌生人。

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她勾着唇角气声轻笑,既然已经疯了,那就彻底疯下去吧,她催眠了自己,让疯魔借给她勇气。

她松开手,扳过冷清言的肩膀,将人抵在了门上。柔软的触感抵在唇上,带着酒气的热息扑在脸上,还伴着淡淡的脂粉和淡淡的香水混合在一起的气息,冷清言全身一颤,瞬间睁大了眼睛,她片刻失神,又骤然清醒,用力推开了强吻她的人。

邹棠踉跄后退,侧身倒在玄关一侧的墙面上才不至于狼狈摔倒,却因着惯性冲撞,痛的闷哼。

在她顺着墙面滑倒之前,冷清言下意识地上前去扶她“抱歉。。 . ”

“冷清言。。 . ”邹棠甩掉高跟鞋,捉住冷清言手腕的同时长臂一揽,将人抱在了身前“就当我们都醉了,一醉解千愁,不好吗?”

冷清言穿着矮跟高跟鞋,高度和脱掉高鞋跟的邹棠持平,她们的小腹紧贴在一起,连呼吸都在空气中粘连。

她侧过头,避开了邹棠灼热的目光,低声道“这样。。和他有什么区别”

邹棠蹙了蹙眉,似乎明白了什么。但她仍盯着冷清言抿紧的薄唇,不禁用舌尖扫过下唇,刚刚吻的仓促,只是贴了一下,她还没得及细细品尝。

身体里仿佛住着两个自己,一个在骂她这是趁人之危的可耻行为,一个却又不受控制地向冷清言靠近,持续勾引。

鼻尖有意无意地蹭过冷清言的脸颊,她试探道“不觉得我恶心吗?”

冷清言转过头,鼻尖和邹棠的鼻尖相触碰,心跳像是漏了一拍,她想到刚刚的吻,脸颊烧的通红。

“那是你的自由,和我没关系,请你放开我”她并不

抵触同性之间的感情,甚至无感,因为那是别人的事,她没有立场也没有资格评论,但不代表她可以接受和邹棠发生什么,她挣脱着,却越来越使不上力气。

“冷清言。。 . ”邹棠转身将她抵在墙上,倾身吻住了她唇角“我喜欢你”

邹棠的话像一道惊雷炸响冷清言的在耳边,在她的大脑里嗡嗡作响,她甚至来不及分辨这是单纯的表白还是赤裸裸的勾引,邹棠的吻已经沿着嘴角攀上她的耳垂“如果是我,一定舍不得让你流泪”

“冷清言,我想带你忘记那些令你不开心的事情,我想让你快乐。。 . ”邹棠温软的耳语像是魅惑的魔咒,还用湿热的舌尖在她的耳朵上

撩拨,冷清言侧着头躲避,紧抓着邹棠的手臂想要挣脱,身体却止不住的颤抖,几乎快要瘫软在邹棠怀里。

她想让邹棠停下,动了动嘴唇,却发出了低吟一般的闷哼,她吓到了自己,也惊到了蠢蠢欲动的猛兽。

邹棠惊觉冷清言的敏感,被这一声低吟撩拨的阵阵心悸,浑身燥热难忍,她柔蹭着冷清言的脸颊,找到了相更攻陷的蒲辰她用力吻住两片薄薄的唇瓣,舔舐吮吸,找到机会便长驱直入,不给冷清言任何反抗的机会,即使彼此的嘴里都是酒精的味道,邹棠还是尝到了草莓味的香甜,是冷清言唇膏的味道。

“唔。。 . ”湿热的小舌在口内横冲直撞,冷清言惊的睁

大了眼睛,下意识用力去推邹棠的肩膀,却依然无法挣脱。

邹棠勾住冷清言不断躲避的小舌,不断与之交缠点火,冷清言每躲一分,她便深入一分,直到冷清言涨红了脸快要无法呼吸,她才恋恋不舍的退开。

她想如果冷清言给她一巴掌,那是她活该,可若没有,她想她也许真的停不下来了。

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安静的房间里只有粗重的喘息声,她头抵着冷清言的额头,一手抚上冷清言的脸颊,用嘴唇摩挲着红肿充血的薄唇“我也喜欢草莓味,但我更喜欢你的草莓味”

听到充满暧昧的暗示话语,冷清言泛起的红晕混在了酒后的潮红之中,她擂鼓一般的心跳从未平息过,双腿发软快要站立不住,她羞恼地推邹棠肩膀,却惊觉自己并没有觉得恶心。

她的反抗在邹棠眼里像是在娇羞一般,邹棠勾了勾唇角,再次将她压在墙面上,贴在她耳边轻语“冷清言,闭上眼睛,什么都不要想,好吗?”

冷清言怔愣着,脑海中浮现出丈夫羞辱她的场景。他可以出轨,为什么自己不可以?比起他的所作所为,她和一个女人接吻或是做接下来的事,也许连报复都不算。她望进邹棠眼底的火焰,颤抖的五指紧握成拳,终是缓缓闭上了眼睛。

对于冷清言的默认,邹棠欣喜不已,就算是利用她也没关系,她有自信可以让冷清言在她的身下化开,就从接吻开始。

邹棠温软的嘴唇再次贴上来时,冷清言的心尖在微微发颤,带着背德的悔意,她想要拒绝并再次推开邹棠,可邹棠没有错过机会,在她双唇微张的瞬间就抓住缝隙探了进去。

邹棠紧紧揽着冷清言的腰肢让她们身体紧贴,一手插入冷清言的发丝在后颈上揉捏,力道不重也不轻。

和刚刚强势霸道的吻不同,邹棠撩拨着她不断躲避的小舌,轻扫她的贝齿与牙龈,退出后轻吮薄唇,一下一下地深吻,周而复始,直到冷清言彻底瘫软在她怀

里。

冷清言从不知道吻还可以这样,她在唇齿交缠间深陷,在分不清彼此的喘息与低吟中沉沦。

邹棠脱下外套任其滑落在地上,拥吻着冷清言一步一步退到了床边。冷清言微红眼睛里泛着水光,在邹棠

拉下她的外套时咬紧了下唇。

邹棠压着她倒在床上,一手揽住她的腰肢,一手拉过她的手臂缠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再次吻上她的薄唇,这一次,邹棠终于得到了回应。

她们吻的热烈,吻的疯狂,嘴唇早已红肿发麻却依旧不愿分开。

之后的一切都是顺理成章,衣物散落满地,邹棠不断索取着,似呜咽一般的低吟与喘息声起起落落,最终平息。

褶皱不堪的床单上沁染了她们的香汗,在冷清言再一次因痉挛而颤抖时,邹棠将她拥入怀中,盖上了被

子。

颈间湿热一片,冷清言的眼泪热得邹棠的肩头发烫,邹棠慌张无措,只能将人抱得更紧,抚摸着她脑后的发丝安慰。

看着冷清言微微颤抖的肩膀,邹棠眼里满是心疼,她捧起冷清言的脸颊,迫使冷清言看向了她。

“冷清言,我喜欢你”邹棠再度表白,这一次不是魅惑地勾引,而是认真。

她承认她是馋冷清言的身子,一开始不过是见色起意,又在酒精的催化下越发大胆,可现在酒醒了,她也得到了冷清言的身体,本该是满足的,她心里却塌陷了一块,只因冷清言的眼泪。

她对冷清言一无所知,但她依然为这个女人感到心疼。

冷清言怔了怔,紧咬嘴唇着摇头。“告诉我,他到底对你做了什么?”邹棠心底涌起了

一股冲动,用疯魔都不足以来形容。

冷清言拉下她的手,背过身蜷缩着抱住了手臂,不愿回答。

面对冷清言的拒绝,邹棠觉得自己蠢透了,她知道什么?又凭什么干涉别人的婚姻。

她们不过是发生了一次关系,可以说成是/夜情,也可以说成是酒后乱性,她们都是成年人,这或许不算什么。

她认真过了头,看不清想不明,许是还未醒酒。冷清言起身时,邹棠伸出手,又缩了回去,她眼看着冷清言背对她穿好衣服,终是忍不住问“我们。。 . 还能再见面吗?”

冷清言身子一僵,轻轻摇头。“谢谢你。。 . ”冷清言的声音很轻,听不出情绪,她依

旧背对着邹棠,快速走进玄关,消失在了邹棠的视线里


房门被轻声关上,邹棠欲哭无泪,仰倒在了床上。谢她什么?谢她替她解围?谢她陪她喝酒聊天?还是谢她给她的欢愉?

邹棠眉目间皆是苦涩,她抬手覆在额头上,揉了揉现在才开始酸胀抽痛的太阳穴。
小说《缘错成劫》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