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中文网:值得大家信赖的小说阅读站

全站导航 最近更新 标签云 搜索 网站地图

完本小说黑月光她又娇又软(沈清芜陆厌行)_黑月光她又娇又软(沈清芜陆厌行)热门小说排行

完本小说黑月光她又娇又软(沈清芜陆厌行)_黑月光她又娇又软(沈清芜陆厌行)热门小说排行

现代言情
2023年11月16日 05:28:27
黑月光她又娇又软 沈清芜 陆厌行 现代言情
小兽阿狸
沈清芜陆厌行是现代言情《黑月光她又娇又软》中的主要人物,梗概:【人间诱惑黑巴克玫瑰×痞帅疯批京圈太子爷】【男二追妻火葬场男主暗恋成真女主始终人间清醒甜欲暗撩无底线宠爱】人人都说沈清芜命好,凭着一张狐媚子脸搭上顶级权贵陆家,成了陆家大...

完本小说黑月光她又娇又软(沈清芜陆厌行)_黑月光她又娇又软(沈清芜陆厌行)热门小说排行

很快,链条停止了移动,黑暗中有东西在靠近。

它的速度很慢,几乎没有发出一星一点声响。

沈清芜却能清楚捕捉到它的气息。

她默默告诉自己,别怕,不要动,不要发出声音。

别吓着它就好。

可是,她的身体不由自主抖得更厉害了。

就像溺水的人,恐惧如浪潮般淹没了她,氧气变得稀薄,她唯一能做的,只有凭着求生的欲望拼命挣扎。

忽然,冰凉的黑色鳞片扫过脚踝,巨大的蛇尾一寸寸缠上她的小腿,沈清芜瞬间僵住身子,眸子里的光在慢慢流逝。

“嘶嘶~”的声响就像咒语,开启了她藏起来的小盒子。

阴冷,黏腻……

可怕的记忆一点点浮现。

那年,她十一岁。

在学校里,所有人都对她避而远之,背地里叫她小婊子,往她水杯里倒沙子,偷偷把图钉放进她书包里,把强力胶挤到她辫子上……

她总是学校里最狼狈的那一个,和她的妹妹沈羽窈截然不同。

沈羽窈端方开朗,善解人意,永远穿着整洁的校服,昂贵的手工小皮鞋,没有人会拒绝与她这样的小公主交朋友。

最开始,她尝试反抗,她告诉老师。老师很快就处罚了那些欺负她的同学,并且联系了沈德仁。可是,换来的除了变本加厉的欺凌,还有沈德仁的威胁:“死丫头,别总惹事连累我。不然我把你妈的坟给扒了。”

她读的是全京州最好的私立学校,以天价的学费闻名。

京州里的有钱人都想让自己的孩子挤进这所学校,不为别的,只为和更上层的人物攀上关系。

偏偏学校招生极看重孩子家庭的社会地位,换言之,在里面读书的孩子都是一个让人望而生畏的圈层。

当时的沈家是圈子里的末流,全仗着陆家的关系,将她和沈羽窈塞进了这所学校。

因此,她的每一个同学,他们背后的家庭,都是沈德仁不敢得罪的。

小清芜学会了沉默。她不停告诉自己,没有人能真的伤害她,只要她不在乎。

直到那天,她走在教室过道里,不小心碰了一下书桌,座位上的人低声说了一句:“活该她妈死得早,生了一个这么不长眼的玩意儿!”

小清芜在那一霎,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往脑袋里冲。

她能忍受别人作弄她,对她各种冷嘲热讽,唯独不允许他们说她妈妈半句坏话。

她走回她的座位,拿起椅子,二话不说朝着那人砸了下去。

那是个大胖子,却愣是被她一下打懵了,两人扭打在一起,胖子却完全占不着便宜。最后,胖子脑震荡住院,她不过擦伤了脸,掉了几根头发。

这事的影响很大,学校要处分她。沈德仁很紧张,当然不是紧张她被处分,他紧张的是他刚刚和周家谈下来的生意,而那个胖子正好是周家的小公子。

他押着她到医院给胖子一家赔礼道歉。小清芜拒绝了,死活不肯开口。

她以为沈德仁会和往常一样,暴跳如雷,对她拳打脚踢。没想到,从医院回来后,他只是很平静地带她走进后院里的那所小房子。

“我就想不明白,道歉不过两嘴皮子一搭的事情,怎么到你这儿就那么难?”沈德仁的声音很冷漠,“你应该庆幸自己还有道歉的机会,如果周家人真要计较起来,我们都没有好果子吃。”

那时的小清芜满身是刺,正是一个自尊心重,又追求正义公正的年纪。她不愿意低头。

“我没有错!是他的错,他先说的我妈妈!”

“爸爸,沈羽窈在学校里说我是私生女,说妈妈是不要脸的婊子,专门勾引男人,说她活该死得早。”

这些都是胖子被她按在地上打得嗷嗷叫的时候告诉她的。

“爸爸,你知道我不是私生女,妈妈也不是第三者,她明明就是你的妻子……”

小清芜当时想,爸爸妈妈以前是恩爱的,他一定不会允许沈羽窈在背后这样恶意中伤妈妈。

“不重要。”沈德仁打断她,“周小公子开心就好,你何必非要和他犟?没必要为了一个死人和利益过不去。”

小清芜松开紧拽着沈德仁衣袖的手,“所以,沈羽窈没有错?”

沈德仁眯了眯眼,顿了顿,“在羽窈的角度看来,她妈妈才是我唯一的妻子。你该多体谅体谅你妹妹,突然冒出你这个姐姐,她难以接受不是很正常吗?”

对啊,一个为了名利抛妻弃子的男人,她怎么会对他抱有希望?

她真傻。

小清芜擦掉眼泪,“不管你们怎么说,我会守护好妈妈的名声。我绝不会向周寒道歉,因为错的是他,该道歉的人是他。”

如果她真道歉了,那就等同于默认了周寒所说的一切。

“好,那你就别怪爸爸。”沈德仁说着走到屋子的角落里,蹲下身子,拉扯着什么东西。

小清芜这时才看清楚,原来地上有一个上了锁的铁门。

随着链条拖动的声音,沈德仁打开那道铁门。

“你留在这里好好想清楚,什么时候愿意道歉了,什么时候出来。”沈德仁说完,不再理会她,走出了屋子。

砰一下,大门牢牢关上。

啪嗒一声,屋子里突然断电,四周漆黑无光。

小黑屋?

这是小清芜当时的第一反应。

但她还是低估了沈德仁,这个深知她弱点的父亲。

“嘶嘶”的吐信子声音围拢过来时,小清芜甚至没有一丝反抗,她的灵魂已经抽离,她看见那个瘦瘦小小的自己蜷缩在角落里,神情呆滞,一动不动,任凭那条大黑蛇缠上她的身体。

沈德仁明知她最害怕蛇了,所以他特地修建了这间屋子,在屋子下面的地下室里饲养蛇,只为惩罚她这个亲生女儿。

他以为这样就能让她屈服?

门外是章雅舒慢悠悠的声音:“清芜,这些蛇都是你爸爸养的,它们很乖的。你别怕,只要以后你乖乖听话,阿姨就放你出来。”

沈德仁冷哼一声,“这法子真有用?我看还是打一顿才能让她老实。”

章雅舒压低声音:“好了,这丫头软硬不吃,你就是打死她也没用,更何况陆老爷子喜欢她,上次的事你忘了?”

如果妈妈在就好了,她一定不会让她这样害怕的,小清芜想。

以前她们还生活在村子里的时候,每次遇到蛇,妈妈都会紧紧抱住她,然后另一边手用树枝把蛇挑走。

妈妈总说她是她的小公主,她不会让她的小公主受伤。

小清芜觉得妈妈的怀抱总是香香的,怎么闻也不腻,妈妈的怀抱还特别暖,像超人一样,一直保护着她和弟弟。

可是,后来,她的超人消失了……
小说《黑月光她又娇又软》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