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中文网:值得大家信赖的小说阅读站

全站导航 最近更新 标签云 搜索 网站地图

相逢若有时慕言方平热门小说排行榜_全文阅读免费全集相逢若有时慕言方平

相逢若有时慕言方平热门小说排行榜_全文阅读免费全集相逢若有时慕言方平

现代言情
2023年11月17日 11:55:11
相逢若有时 慕言 方平 现代言情
梦来梦往
慕言方平是现代言情《相逢若有时》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梦来梦往”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刚开始下雪的时候,距离放假不到一个月。这座位于南部的城市,下雪天都是极为罕见的。偏偏今年赶巧,悄无声息甚至于没有任...

相逢若有时慕言方平热门小说排行榜_全文阅读免费全集相逢若有时慕言方平

这时候生出饥饿感绝非是我想要的,可身体发出的信号往往难以控制,越想遏制越起反作用,我捂着肚腹有些尴尬的看着他。

方平停下了动作,看着我问,“吃面吗?”他的语气里听不出任何不满,也不带任何情绪。

我假意客气道,“会不会很麻烦?”

估计他也看穿了我的假客道,没有多加理会,径直绕过我去了厨房,没多会儿,我就听见里头传来了“滴滴”的声音,接着就是“嘭”的一声,是煤气点着了的声音。我思考着要不要进去帮忙,又担心会添乱。就在我犹豫不定的时候,听见传来了方平的声音,“进来,端面。”

我回神,朝里面喊了一声,“哦。”

我进去的时候,他正往碗里盛面,还卧了俩鸡蛋,看上去挺素的,但味道闻起来还不错,我感慨了一句,“熟的好快呀!”

“还好,”他说,“一刻钟吧。”

哦,原来,我竟然犹疑了这么久,有这时间,早该进来帮忙了。

他把那碗大的递给了我,我矜持了会儿,说,“我吃不了那么多。”

他看了我一眼,没说什么,端着两碗面走出去了。

我叹了口气,觉得自己忒装。

“吃吧。”他坐在沙发上,对面是茶几,大碗的那份推到了另一边儿。

我索性不装了,走过去跟他面对着坐下,面条很香,汤汁鲜美,就连平常不过的卧鸡蛋都异常味美,大概是饿急了,我吃的很快,也没再约束自己的形象,食物补给了肠胃,身体很快就有了热量,鼻尖也冒出了细汗。

方平什么时候吃好的我不知道,当我碗里空了的时候,我抬头就瞧见他正盯着我看,眉眼都含着温柔,不过这种表情稍瞬即逝,一度让我以为自己瞧花了眼。

“吃饱了?”他说,恢复了往日的淡漠。

“嗯。”我擦了擦嘴,把纸巾丢进垃圾桶。

“那去睡吧。”他收拾好碗筷,起身就要去厨房。

我并不想这么睡,也没什么困意。我的心里有久别重逢的激动,也有对他突然消失至今未解的迷惑。可我没有质问,如果他不想说,得到的答案不会是搪塞的敷衍。

房间的摆设就更加简单了,一张床,一个床头柜,上面放着台笔记本电脑,床侧的右边紧邻着小飘窗,左边是一个简易的衣柜。

我走过去,拉上了窗帘,这才坐在了床边上,顿时属于他的气味儿一股脑儿扑进了我的鼻腔。我不知如何形容此刻自己的心情,有种毛茸茸暖烘烘的潮湿感裹住了心脏,以至于我的感官都变得敏感,我想我又要哭了,可真是没出息。

厨房里哗啦啦的流水声静止了,屋内又安静了下来,只能听见我想极力掩盖的抽泣声,以及方平光脚踩在地板上闷闷的声音。

我并不想让他听见,否则他会以为我在故意博取同情。即便我能把这招运用的不错,因为在网吧里我确实这么干了,利用了他的同情心才让他把我带回了家,可当下,我并不想这么做,虽然让人“我见犹怜”也是女人的另一种本事。

但方平不同,我只希望,如果我们能够重新在一起,仅仅是因为“喜欢”,这种想法,既幼稚却珍贵。

我很大力的咳嗽了几声,想掩饰方才失控的情绪。或许一墙之隔的他早已察觉我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但我很感激他没有拆穿。

如果一个女人想要让你知道她在哭泣并且需要你的安慰,那她一定有千百种的暗示。如果她只想一个人默默流泪,释放情绪,那也请你给她留有空间。

我想,方平在这点上做的很合格。因为当我平复好情绪后,他及时的送上了一句关心的话,“早些睡,夜里冷,盖好被子。”

我脱了外衣,吸着鼻子钻进了被窝,贪婪且满足的吸了一大口气。方才的释放,确实让我心里舒坦了很多。

“熄灯吧,”外面的方平也进了被窝,“床头的右边有开关。”

我伸手摸了一下,按灭了灯光。室内瞬间暗了下来,外头呼啸的风声好像停止了,明天会不会天晴呢。

“你睡了吗?”我闭着眼问,房门我没关实,虚掩着。

方平没有回答,我又重复了一句,“你睡着了?”说完,我秉着气竖起耳朵,生怕错过他的声音,可过了几分钟,仍旧没听见他的应答。我以为他真的睡着了,也准备入睡的时候,终于听见了他微弱的叹息声。

我学着他的体谅,没有拆穿,可却做不到他刻意的冷漠,我问出了阔别已久的第一个问题,开口是那么的艰涩和难过,我问,“你在……里面过得好吗?”

你在里面过得好吗?

“里面”,很隐晦的表达,可我和他都懂。方平进去我是知道的,不仅是我知道,连我的父母也很清楚,起因是故意伤害,判刑一年。从那以后,他就突然消失了,我再未见过他。

他没有吭声,可我知道他听见了,我继续道,“你不会那样的,也不是那样的。”我说这话的时候又激动了起来,只因我清楚他的学生时代,即便没有把心思放在学业上,但也并非是到处惹是生非的混子。

我只了解这件事的末端,并未清楚整个过程。但我固执的认为,方平有他的难以言说的理由。

与其说我怨恨他的不辞而别,不如说他看轻了我与他共同进退的决心。从始至终,他从未问我过愿不愿意?也未尊重过我的感情。

他自以为只要从我的世界里默然消失,就是对我最好的方式,可他不知,越是没有结局的结局,反而越叫人挂怀。

我说过失恋的人大都大同小异,不同之处就在于有些人能够走出来,有些人却深陷其中,很显然,我是后者。

方平“出来”的那一年,我是知道的,至于是怎么得知的,那得多亏慕楠,也就是我亲弟,他说漏了嘴。

在离别的这些年里,我偶闻过他的消息,但也都是只言片语,我们同一所高中,同一个故乡,真有心去打探彼此的消息并不是难事,可我就是如此执拗与偏激。首先,在整件事的起末,他都未设身处地为我想过,又或许他太过设身处地的替我着想,擅自做好了决定。我成了他可随意撇下的物件,因此,我恨我也爱,这两种交杂且复杂的感情,让我对他按下了暂停键,可暂停并不是结束,从我见到他时,被迫中断的爱意不断涌出,像新鲜的泉水灌溉进了干渴的枯井。

也许,他也是知道我的动向的,就如同我一般,偶然从故人口中得知彼此的境况,却佯装风淡云轻。我们离的那么近,却又那么远,真让我心焦。

翌日,我是被手机的铃声吵醒的,来电人是我的室友—阿娇,她打电话来一则是提醒我下午还有课,二则是想八卦我和奕辰的进展。我没在电话里多谈,也并不打算当面详谈,扯了些别的话题搪塞了过去。

挂断电话以后,我轻声下了床,可推开门,沙发上哪里还有方平的影子,被子被整齐叠放在一头,茶几上摆放的豆浆和油条,也早已失去了温度。

拿在手里的手机也发出了电量不足的提示音,我看了眼屏幕,已经是中午十一点了,没想到一觉睡到了现在,我还以为自己会认床。

我穿好衣服,拿起茶几上凉透了的早点出了门,朝着杂货铺,哦,不,是方平的小超市走去了。

可他好像不在店里,我看见了一张陌生的监控,一位,应该是一团胖胖的男性,我想起了这家超市的名字。他见我进来,先是用异样的眼神打量了我一眼,随即又咧嘴冲我笑着说了一声,“欢迎光临。”

他笑起来眉尾都向上扬了起来,配上本就圆润的脸型,也更显憨态。

“那个……”我踟蹰了一会儿,才开口向他打探方平,“你好,我找一下方平。”

他看着我脸上的笑容瞬间变成了疑惑和警惕,他没有解答我的问题反而问道,“你是谁?找他有什么事儿?”

这两个平常随口而出的回答,在我和他之间却难已界定到底是哪一种答案。

我思考了一秒,说,“我是他的……朋友。”

“朋友?什么朋友?”他迅速的问,警惕变成了好奇。

就在我不知如何答复的时候,方平终于出现了,他扛着两箱饮料从后面的小房间里走了出来。我迅速的快步走去了他的身边。

胖胖的男生还没反应过来,在我身后一个劲儿的大声“诶诶诶”的喊着,好像能把我吓退似的。

方平侧头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看那个胖哥,说,“我认识的。”

胖哥眼睛里突然亮起了光,熊熊燃烧着强烈的八卦之魂。可在接收到方平警告的眼神后,他半张的嘴又闭上了,活像生吞了一只苍蝇,吐露两难。

方平把纸箱放在了地上,又从手边儿的货架上拿了条崭新的毛巾和牙刷,外带拿了把梳子,说,“我带你去洗漱。”

“嗯。”我点了点头,把手里的豆浆和油条系好口子揣进了上衣的大口袋里。

方平带我进了他方才的搬饮料的小房间,把洗漱递给我之后,又交代了我几句就出去了。这个小房间是专门用来堆放货物的,在角落里隔开了一扇门,用来做厕所和洗手台,我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时也吓了一跳,鸡窝样的头发堆在头顶上,泛着油光的脸,几乎都要与“邋遢”绝交,获得比它有过之而无不及的称号,也难怪胖哥异样的眼神,他或许把我当成了上门讨债的,才会充满了戒备。

我赶紧扒拉好乱糟糟的发,直到整理好仪表,又对着镜子又检查了一遍,这才安心的走了出去。

刚出去就瞧见胖哥围着方平乱转,我猜测大约是在八卦我与他之间的关系。方平正忙着把纸箱里的饮料摆进货架上,显然没空搭理他,即便闲暇,方平的嘴巴也严的像缝了道针线。

我小声喊了句,“方平。”

他两同时回头看着我,这使我有些尴尬,好在方平及时解围,“好了?”

我“嗯”了一声。

“我带你去吃饭,”方平把最后几瓶饮料摆放好,说,“走吧。”

我往他那儿走过去时,听见胖哥低声说了句,“洗干净了还挺好看。”这话当然是讲与方平听的。

出门之前,方平将我兜里的豆浆和油条拿给了胖哥,不等他“千恩万谢”,领着我就走了,有时,我觉得他蔫儿坏的。

他问我想吃什么,我犹豫了一会儿,选了家附近的饭馆,特意避开了昨天和奕辰去的那家。即便可能碰见的几率只有百分之一,我也要确保剩下的百分之九十九。

点好菜后,我俩面对面的坐着,谁都没有说话,也确实不知该说些什么。只是,我心里有些好奇,为什么这么凑巧,他工作的超市竟然在我学校附近。过了一夜,被各种情绪胀昏的大脑,才逐渐冷静下来。

我没有奢望他是故意或是存了心思的,也许我又有些奢望,可他对我的平淡,让我的奢望变得小心翼翼。

我端起杯子里的温水喝了口,想清清嗓子找个话题。方平却抢先一步,可他说的话使我想把手里剩下的半杯水泼他一脸。

“请了这顿饭,赔偿也就够了吧。”他这样说,无非是想和我两清。

我好脾气的放下杯子,生怕自己忍不住泼向他。如果要我说些什么死皮赖脸挽留的话我是说不出的,但或许可以尝试做一做,他也没少见我耍无赖的样子。

如果要问我为何三年里在能够获取到他消息时,而为什么不去找他?我想,我与他之间的横沟差的就是这样一个“重逢”的契机,我与他,都少了一份先走向对方的勇气。若非上天眷顾,我们都会带着遗憾去奔赴属于各自的山海。

所以,我怎能不好好珍惜。
小说《相逢若有时》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阅读全文<<<